袜子批发行业如何发展互联网 - 辽阳县海艺针织厂
辽阳县海艺针织厂为您免费提供东北袜子批发市场批发袜子哪里便宜小北河袜子怎么样等相关信息发布和最新资讯,敬请关注!

袜子批发行业如何发展互联网

      袜子批发的厂家有很多,袜子是我们的必需品,但是随着时间不断地发展,社会的不断进步,袜子批发这个行业的传统销售方式已经不能满足袜子批发厂家的需求了,而且消费者的思想也跟随着时间去不断变化,逐步的走进线上,走进互联网的营销方式。对于袜子批发厂家,其实更多的是需要不断地创新和接受变化,更新自己的营销方式。

      80后的朱澄创业已7年,他在传统行业精耕细节,大学毕业用自己做小生意攒下的10多万元投资创建了一家小工厂,后来,他又卖掉婚房,凭借独到的市场眼光,擎起了江阴市袜云馆连锁股份有限公司的大旗,建起了全国第一家袜子博物馆,并成功地将“CHAN传澄”打造成“中国礼品袜第一品牌”。他以袜子文化为切入口,与国际品牌袜业结下了战略合作。朱澄坦言,正是与国际品牌袜业在交流和合作过程中,常因为国内没有一款代表中国制造高水平的袜子而“羞愧”,于是他决定带领他的80后团队做一款让消费者甚至让同行都值得称赞的袜子。

      因此,朱澄开始对市场很多不合理现象进行调查和研究,特别是半年前的一次市场调研给了他很大触动。那次调研,他发现好卖的袜子基本都是几块一双,深究之后发现几块钱一双和十几元一双的袜子质量一样的差,消费者当然是理性的,如果自己不是袜业从业者,也不会买贵的袜子。朱澄表示,在商业综合体和大的百货商店几十元上百元的一些袜子品质还是不错的,但大部分消费者不会想到花大价钱去买这类袜子,更多的人情愿去海淘。在和日本的同行交流时,朱澄有一个感触特别深,日本一些高端品牌袜业生产的女袜在日本销量非常好,基本上处于供不应求状态,客户很多是来日旅游的中国人,“同一类产品,其实我们在中国也有售卖,但不太卖得动。”   中国的制造业号称全球第一,为什么百分之九十的消费者穿的都是如此之差的袜子,为什么中国的消费者对日本制造趋之若鹜?带着这个问题,朱澄开始了思索后得出了结论:问题主要在国内消费者对“中国制造”没信心,中国的制造业的产能是过剩,但极具性价比的产品远远不足。有了这个想法之后,朱澄第一个想到的是“小米”,饥饿营销表象下的品质取胜,再加及具性价比的价格,这才是小米成功的原因。 朱澄团队也发现了企业未来发展的方向:那就是打造全球最具性价比的袜子。

       做好一双袜子的产品经理,用“小米”的方式生产袜子,朱澄开始了极致的尝试,成立了5人创业X小组,并亲自担任产品经理。 他选择一款普通男袜来突破,通过大数据调查是黑袜子占比最高的。对于制袜子的原料,消费者并没有直观的印象,因此这款袜子急需要一个“痛点”。他们选择从用户体验以及用户感受来突破。

      当时开发方向定在消臭抗菌上,因为男生容易出汗,袜子常常散发异味。除了选择袜身选用顶级有机纱线外,防臭主要难点在袜头部位,目前国内外虽然很多袜子号称具有抗菌防臭的功效,但经过洗涤之后,功能就不断减弱,主要问题在于面料是成型后才防臭加工,这显然不符合极致的要求。朱澄是个对于细节近乎执着的人,为此他不但在除了在国内寻找供货商,而且三番二次前往日本,拜寻多家袜子工厂,甚至包括内裤、内衣厂家。历时三个月,他们终于找到日本TATSULON纱线——反复试验后,终于找到了这一款,纱线就植入防臭抗菌功效,这一款仅用在顶级时尚品牌高价位的袜子上,问世仅三五年。同时,一般男袜常有勒脚的感觉,要保证舒适度,就要做超薄罗口,而且袜子穿着时不能自行脱落。因为轻薄,还需要保证罗口的橡筋与外界的接触、甚至洗涤后不能收缩。他们寻找到了CK、Burberry的内裤同款供货商,日本开发、泰国生产的NDX(龙的丝)橡筋。   对于女袜,他们专注于让女士不再“尴尬”,从连裤丝袜作为切入点。即要防勾丝、轻薄,又要不掉档,又不勒腰,还要满足舒适度,由于有了男袜的开发经验,经过二个多月的调试,所有问题也就迎刃而解。

      

相关标签: